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

对自己孩子失望的母亲,会说: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对自己学生失望的老师,会说:你看“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都很听话,都非常懂事,而且聪明学习成绩好。所有的父母,老师都在念叨“别人家的孩子。”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别人家的孩子”

似乎我们的童年就好比一场游戏,不停的打怪升级。为的就是战胜终极BOSS“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也许是邻居家的,也许是亲戚家的,还有可能是陌生人家的。总之“别人家的孩子”永远都被父母,老师挂在嘴边。当你学习不好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就会出来鞭策你,当你学习成绩提高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也会出来,让你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别人家的孩子”似乎就在眼前,却又永远追赶不上。

其实我当年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高中毕业虽然没考上北大清华之类的,但是也考上了重点大学。在我们村子里,过年被父母领出去亲戚朋友都夸我,然后转身对着自家的孩子说“你看谁谁谁的孩子”。那时候的我很骄傲。上了大学之后我选择了父母眼中的好专业。其实我并不喜欢,和家里说了好几次想换个专业,父母却好像变了个人似得,骂我任性,说我将来肯定没出息。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别人家的父母”

那段时间我很迷茫,不就是想换个专业,脱离了他们的轨道,他们就不能接受吗?我自己的选择不重要吗?为什么我的父母不能像别人家的父母一样,永远支持自己的孩子?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很反感父母总想知道我在干什么,有种被监视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忽然有一次我意识到,我一直在关注自己的感受,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

考虑父母的感受其实挺难的,每次打电话都是父母在关心我,而很少提及自己,很少说他们自己的事。尽管我还是觉得父母对我管的太多,但是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没有天生完美的父母,即便我们觉得父母的种种过错导致了自己的不幸,我们父母的不完美,又何尝不是他们的父母导致的呢?在那个知识匮乏的年代,我知道他们尽力了。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

西方有“弑父精神”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一书中,把西方民主制度的产生归因于儿子对父亲的反抗。他认为,文明的发展过程就是从“原始父亲”的专制向“兄弟联盟”的民主转变的过程。“弑父精神”是推动西方社会不断发展的精神动力。人们对家庭权威的态度,决定了他长大之后对社会权威的态度。西方文化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征就是敢于反抗权威。

而我们的传统文化强调孝道,反抗父母是不对的。如果一味的抱怨父母,就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我们无法改变自己,无法改变别人,于是就想着改变父母。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接纳不完美的父母,接纳不完美的自己

实验研究证明:当人们表达愤怒或进行攻击后,会不断进行自我辩护,这反过来又会导致更多的愤怒和攻击。也就是说,我们越想改变父母,越感到无力改变,我们越是怨恨父母,越容易自我厌恶。甚至觉得都是“他们太糟糕,我才会这样对他们的”

我们在抱怨父母,试图改变父母的时候,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许多人抱怨父母没有自己的生活,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围绕着自己。当我们把这种不幸都归咎于父母的时候,那么,我们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活”。

成年的定义不仅是生活上的独立,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成熟。一个成年人应该有自己的工作,朋友,伴侣以及孩子。我们接纳父母的不完美,就是接纳我们自己。无论你多么不情愿,父子关系你无法斩断,我们的身体里有他们的血液,我们举手投足之间有他们的痕迹。

所以我们只有接纳不完美的父母,才能接纳不完美的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我无法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我想要“别人家的父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