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父母遗留老房拆迁引发纠纷,瑞金十兄妹九年矛盾圆满解决

父母遗留老房拆迁引发纠纷,瑞金十兄妹九年矛盾圆满解决

锦旗背后:一场拆迁引发的九年家庭矛盾得到圆满解决父母遗留老房拆迁引发纠纷,瑞金十兄妹九年矛盾圆满解决

“法官,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帮忙化解了这个纠纷,我百年之后都没脸见老伴啊!”老人邱某流着泪向瑞金市法院执行法官说。

事情还要从一场拆迁说起。黄某芳、李某集夫妇于上世纪60年代建有一栋两层房屋,两人共育有六子三女,分别是黄某、黄某新、黄某荣、黄某华(已病故,妻子刘某英)、黄某贵、黄某俊及女黄某青、黄某清、黄某某。李某集去世后,黄某芳于1983年与邱某再婚,并育有一子黄某富。

1990年,黄某芳去世,邱某便带着黄某富(后改名钟某平)改嫁。1996年,黄、李夫妇的六个儿子对其父亲黄某芳遗产共同签订了《关于处理房屋遗产的协议书》,约定父母房屋遗产作价24500元由黄某俊购买,分成七份,六个儿子各继承一份,黄某富及黄某军(黄某芳之长孙)各继承半份,继母邱某不享有继承权。

2010年,瑞金市人民政府对该房屋所在区域进行棚户区改造,黄某华、黄某贵、黄某俊三人换得三套安置房及一间三户合一的店面,该拆迁安置补偿方案引发兄妹之间的不满,家庭之间因此产生了间隙。

2016年4月,黄某清、黄某新一纸诉状,将其他兄妹告上法庭,瑞金市人民法院经过两次公开开庭审理,对该案作出了判决。判决虽已生效,但分歧尚未解决,部分当事人拒不履行判决,家庭矛盾再次升级。

2017年5月,黄某清、黄某新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该案执行存在多处难点:

一是执行财产分割人数众多,居住地分散,年龄层次、思想观念、文化层次均差异巨大,各执一词,难以调处;

二是当事人认为1996年签订的《关于处理房屋遗产的协议书》已经将父母遗产分割完毕,且当时折价的款项与如今价值大不相同,部分被执行人不愿意履行判决;

三是申请人和部分被执行人经济条件不足,一时难以给付标的款;

四是案件所涉店面无房产证件,无法进行拍卖。

经执行干警五次上门调处,三次召集当事人集中调解,各方当事人终于同意拍卖案涉店面,将店面拍卖款进行分割、给付。如何让店面拍卖具有可操作性?这是急需解决的问题。执行干警经过多方协调,辗转市征迁办、住房与城乡建设局、不动产登记中心等多个部门,历时三个多月,终于为案涉店面办理了房产证,并通过多方询价的方式确定该店面拍卖价格,然而该店面历经两次拍卖,均以流拍告终,又无当事人愿意接手该店面,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申请人与被执行人之间争执不断,甚至将矛头转向执行法官。继母邱某找到执行法官:“法官,这几年,一想起这事我就想哭,我70多岁了啊,子女告我上法庭,还让我成为了被执行人,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听到这,执行法官不禁陷入思考:一场拆迁,让原本和和睦睦、令人羡慕的大家庭,变得争吵不休、亲情破碎,执行的目的不仅仅是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与权威,还有社会的和谐、家庭的和睦啊!

本着这样的信念,执行法官采取温情执法、各个击破的方式,以亲情伦理关系为基础,与各个当事人倾心交流,耐心细致地讲解法律相关规定、帮助分析利害。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十余次上门调处,各方最终于2019年9月达成一致意见——先行支付案件标的款,店面自行售卖后再进行财产分割。

2019年11月17日,黄某清代表全体家人向执行法官赠送了一面写有“热心为民、秉公执法”的锦旗,以表达对执行法官的感激之情。至此,一场因拆迁引发的长达九年的家庭矛盾纠纷得以圆满化解。

来源:赣州法院网

父母遗留老房拆迁引发纠纷,瑞金十兄妹九年矛盾圆满解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父母遗留老房拆迁引发纠纷,瑞金十兄妹九年矛盾圆满解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