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北京朝阳检方发布《金融检察白皮书》 非法集资类犯罪仍高发

时间:2019-12-17 15:14:00作者:于潇新闻来源:正义网

正义网北京12月17日电(记者于潇)随着金融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犯罪分子在传统犯罪方法碰壁不灵的情况下,不断更新犯罪的“障眼法”“隐身术”,披着“马甲”行骗,这给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提出了挑战。

  “2019年我院受理的非法集资审查起诉案件,涉案金额过亿元的就有84件,占比18%。其中,涉案金额超过5亿元的15件,超过10亿元的7件,超过100亿元的2件。”17日,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发布《金融检察白皮书》,就金融检察工作,朝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春妹进行了介绍。

  北京市朝阳区是首都金融业发展大区。一组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区域金融业实现增加值551.3亿元,同比增长7.4%,金融业贡献区级收入68.7亿元,同比增长10.4%,成为当地经济稳增长的“压舱石”。

  经济发展活跃的同时,也带来各种风险。2019年1月至11月,朝阳区检察院受理金融犯罪审查逮捕案件703件1170人,审查起诉案件555件1467人,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41.4%,和21.2%。

  “从案件数量来看,非法集资类犯罪仍是重点高发领域,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审查逮捕614件,审查起诉458件,分别占同期审查逮捕金融犯罪案件数87.3%,审查起诉案件数82.5%,占比依然最高,以P2P、私募基金为犯罪手段的案件增长较快。”吴春妹说。

  非法集资案件仍持续高发

  2012年9月,蒋某等人先后成立某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等,在朝阳区等地通过组建销售团队,自行宣传或者第三方推介的方式,借发行理财产品,投资私募基金的名义,以年回报率8%至15%返本付息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收案时,该案是全国单案金额最大的非法集资案件,在案犯罪嫌疑人共计42名,投资人涉及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及美国、加拿大、法国,证据繁多复杂。经审计,2012年2月至2014年5月,涉案两公司共计向3000余名投资人非法吸收55亿余元资金,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34亿元。

  “随着私募基金行业的跨越式发展,特别是早期私募基金退出期的临近,行业风险逐渐显现,一些基金公司突破合规要求,以私募基金为幌子进行非法集资,涉案金额巨大,影响更加广泛。”吴春妹说。

  吴春妹介绍,今年以来,非法集资案件仍呈大幅增长态势,涉案金额屡破新高,涉案范围更加广泛,大要案频现,受理的非法集资审查起诉案件,涉案金额过亿的就有84件,占比18%。其中,涉案金额超过5亿元的15件,超过10亿元的7件,超过100亿元的2件。

  在数字屡创新高的同时,非法集资案件的另一特点也逐渐凸显——隐蔽性、欺骗性。在《金融检察白皮书》公布的十起典型案例中,卢某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就具有这个特性。

  2011年1月至2016年3月,田某等人以投资经营某石油项目为由,通过户外广告、“口口相传”、“客户答谢会”、银行工作人员“飞单”等公开方式对外宣传,与投资人签订《合伙协议》、《股权回购协议》等方式吸收资金,并约定保本返息,年投资回报率为11%至31%。

  经审计,田某等人吸收2800余名投资人的资金共计人民币77亿余元。2018年朝阳区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被告人田某等十人有期徒刑两年至九年不等,并分别处以罚金。其中被告人卢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罚金20万元。

  网络借贷平台成为资金池的“变种”

  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成为金融创新的主动力,与此同时金融犯罪中涉及互联网的案件也大幅增长,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也对金融监管提出新的要求。但目前我国金融监管手段较为单一,大数据等科技应用不足,穿透式监管难以实现,发现风险和防控风险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在这样的形势下,一些网络借贷平台成为资金池的“变种”,变相自融,给金融监管增加了难度。特别是2018年以来,网络借贷平台进入风险集中释放期,涉网络借贷平台刑事案件数量猛增,作为风险消化期,2019年,该类案件数量仍居高位运行,且涉案金额巨大。

  “在2019年朝阳区检察院受理的涉案金额过亿的非法集资审查起诉案件中,涉P2P网络借贷平台案件就有23件。”吴春妹说。

  2013年7月起,杨某等人先后成立北京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多家关联公司,在上海、山东等十几个省市陆续设立分公司用以募集资金。杨某等人假借P2P债权转让的模式,与投资人签订《个人出借与咨询服务协议》,许以9%至14%的年化收益率,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经审计,该公司涉案金额39亿余元,仅北京地区报案4000余人,涉及金额12亿余元。

  “目前,我国的金融法律法规已较为齐全,但金融法律供给仍不能很好地适应金融发展速度,金融法律体系建设有待进一步完善。在金融创新发展过程中,金融法律供给存在着不足。”对此,吴春妹表示。

  探索机制解决追赃挽损率低

  记者注意到,在非法集资类等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中,涉案金额动辄上亿,甚至几十亿、上百亿,波及范围愈加广泛,追赃挽损率低是此类案件的突出问题。

  实践中,大部分涉案公司在案发后,剩余资产很难覆盖全部投资金额,部分赃款因支付后期投资者本息、运营成本、宣传揽客等费用很难追回,且查封、冻结、扣押范围较为有限,致使部分犯罪嫌疑人直至服刑完毕也无法偿还投资者损失,且目前对后续应如何追缴犯罪嫌疑人财产以偿还投资者损失尚无明文规定。

  在蒋某等八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朝阳区检察院结合案件犯罪嫌疑人层级分明的特点,根据“当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不同层级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认罪认罚教育,鼓励积极退赃退赔,在审查起诉阶段共计为投资人挽回经济损失现金1200余万元及宝马、奔驰等车14辆。

  案件为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的非法集资案件的处理积累了实践经验,在此基础上,为了更好解决“追赃挽损率低”的问题,朝阳区检察院拟定了《非法集资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办案指引》,全面指引此类犯罪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工作的进行。

  据介绍,仅2019年,通过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朝阳区检察院为投资人挽回经济损失2亿余元人民币。

  缺乏统一资产处置机制,资产处置标准不一也是追赃挽损率低的原因之一。对此,朝阳区检察院积极探索,还建议探索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资产处置机制,在政府统一领导下加强横向联动,公检法与区金融办等行政机构共同制定资产处置方案,协同做好资金流向查询、涉案账户、涉案自查查封、冻结、扣押等工作,提升追赃挽损效率,拓宽追赃挽损途径。

[责任编辑:郭荣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北京朝阳检方发布《金融检察白皮书》 非法集资类犯罪仍高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