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商业诋毁中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责任

转自: 人民司法 作者:杜灵燕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


商业诋毁中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责任

【裁判要旨】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商业诋毁行为的,受害方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商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商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案号】

一审:(2017)沪0115民初66271号

案情

原告:开德阜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

被告: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从事各类PPR水管及配件的销售,于2002年2月在第17类塑料管等商品上注册“洁水”商标。2017年5月之前,原告与百安居保持合作关系。同年6月1日,出于正常的商业战略考量,双方终止合作关系。同年6月26日,一篇名为《百安居建材连锁超市全面下架“洁水”牌水管》的文章出现于被告经营的美篇网上,称“上海、苏州、南京等地百安居建材超市‘洁水’牌水管已遭到全面下架”“存在品牌标识打印不清晰、丝口严重注塑包覆等重大质量问题”,文中还附有原告与案外人在报纸上刊登的声明。声明主要内容为:原告原为德国Aquatherm公司中国区总代理,使用洁水商标推广销售德国aquatherm公司的管材、管件。2013年7月1日起,德国Aquatherm公司与原告终止代理关系,洁水商标不再用于推广销售德国Aquatherm公司的产品。原告现为德国Banninger公司的中国区总代理,使用洁水商标以及AQUA-SCIE等标识推广销售德国Banninger公司的管材管件。同年7月8日、8月12日、8月20日上述文章多次出现在美篇网上,这些文章均由ID号为15087632的美篇网用户上传。同年7月1日,原告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删除上述文章并提供律师证扫描件及百安居发送原告的回函暨终止通知等材料。被告回函称用户已删除涉案文章。同年8月10 日,原告再次发送律师函要求删除7月8日的文章,并提供了律师授权委托书。被告回函称已删除。同年8月12日,原告第三次向被告发函要求删除8月12日文章。被告随后回函称已删除。同年8月21日,原告第四次发函要求被告删除8月20日文章,当日被告回函称已删除。

原告诉称:被告网站及APP上的涉案文章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直接诋毁原告商业信誉及原告经营的洁水品牌产品的商誉。原告发现该文后,即于2017年7月1日委托律师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被告删除上述文章。但2017年7月8日、8月12日、8月20日被告网站又3次发布影响更恶劣的文章。被告行为导致原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构成商业诋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1.停止诋毁原告商誉的行为;2.在其经营的美篇网首页连续2周刊登致歉声明,消除不良影响;3.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被告辩称:原、被告不存在竞争关系。涉案文章为用户自行发布并承担责任。现有材料无法证明涉案文章存在侵权情形。原告从未以书面或向被告投诉邮箱发送过通知。被告及时删除了涉案帖子和内容相同的帖子,完全尽到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不应承担本案侵权责任。


审判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涉案文章构成对原告企业商誉及商品商誉的诋毁。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其与百安居终止合作关系的原因并非产品质量问题。洁水牌水管还被生效文书认定为知名商品。涉案文章向公众传达的意思为洁水牌水管存在质量问题,且因质量问题已被百安居超市全面下架。文章内容显然系虚构,已构成对原告的商业诋毁。其次,原告在2017年8月10日发送的邮件中,提供了其处理涉案文章侵权事宜的授权、相关文章的侵权网页或者链接地址,这些信息足以使被告找到相关文章,因此,原告第二次发送的通知符合法律规定,为合法有效的通知。最后,被告在接到原告通知后,未采取任何措施,导致涉案文章两次发布在其网站,给原告造成非常不良的影响,故被告应就8月10日之后网络用户两次发布文章的行为承担帮助侵权责任。法院遂判决:被告在其官网首页连续一周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万元、合理费用1.5万元;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服判息诉。


评析

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提供网络服务的互联网经营主体的种类越来越多。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相关规定,目前将网络服务提供者主要分为四类,即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网络连接服务提供者、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其中,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所提供的服务为信息的发布和交流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是人们在享受这些便利的同时,因网络违法成本低廉,使得网络侵权行为也频频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合理界定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对其用户侵权行为承担责任的范围,会对平台经济的良性发展和网络市场的有序竞争产生重大的影响。

一、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承担责任的范围

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的主要职能是为公众搭建一个信息交流平台,鉴于网络海量的信息,其对网络用户发布的内容不可能也不应当负有主动审查的义务。当其对侵权内容已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在接到侵权通知后亦及时采取补救措施的,应当受到避风港原则的保护,对其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无需承担侵权责任。但在以下情况下,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一)对侵权信息进行了编辑修改。倘若服务提供者利用技术手段,对侵权信息进行了编辑和修改,其编辑修改行为直接导致侵权事实发生,应当对此行为承担侵权责任。

(二)明知侵权信息存在,仍然不采取措施,导致侵权信息扩散、传播。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著名的“红旗标准”,如果侵权事实十分明显,任何一个善良管理人都能够辨识出侵权事实的存在,即使其未接到侵权通知,也应当进行补救,及时删除不法信息或者禁止用户再次访问此内容。若不采取措施,则应当承担责任。[①]这里的知道应当包括明知或应知,如网站对侵权信息进行了推荐、排名、置顶等,或者论坛管理人对侵权信息进行了回复等行为,都应当认定为平台服务提供者明知或应知侵权信息存在。在原告北京东奥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翼都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翼都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中,[②]法院认为,用户“白雪公主”上传了《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财务成本管理(北大版)》《财务成本管理(经科版)》,其链接经版主“小怪兽”与其他资料链接汇总后进行了置顶,且由翼都公司自认的公司运营人员进行过删除回复,因此,法院有理由相信翼都公司对涉案作品存在于其论坛的事实是明知的,对于“白雪公主”的上传行为应承担帮助侵权责任。

(三)接到侵权通知后,仍然未采取有效措施。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虽然对侵权内容不负事先审查义务,但倘若其在接到侵权通知后,仍然未采取有效措施的,应当对扩大损失的部分承担帮助侵权的责任。

二、有效通知的界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条的规定,有效的通知应当包括以下内容:通知人的姓名(名称)和联系方式;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通知人要求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但是实践中,不少平台服务商会自己制定通知所需满足的标准,一旦权利人的通知不符合其标准,平台服务商就会将此认定为无效通知,从而拒绝采取措施。目前产生争议的通知主要分为存在明显瑕疵的通知和存在瑕疵的通知两类。

(一)存在明显瑕疵的通知。该类通知中既不包含上述有效通知的内容,也不存在其他能够证明侵权事实存在的实质性因素。此时平台服务提供商无法确定侵权事实的存在与否,若服务商据此采取措施,会不当损害网络用户的权益,故即便相关信息为侵权信息,平台服务商也无需承担责任。本案中,在原告于2017年7月1日首次向被告发送的律师函中,虽然提供了侵权文章的网页内容及百安居发送原告的回函暨终止通知及律师证扫描件,但该函件系以律师的名义发送,且仅提供律师证,未提供律师授权委托书,无法证明该律师的行为系经原告授权行使。故该通知不符合有效通知的形式要件,不能视为原告已有效通知被告。

(二)存在瑕疵的通知。该类通知虽然存在部分瑕疵或者不符合平台服务提供商自行制定的通知要求,但是已经具备通知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的,仍然应当视为有效通知。平台服务提供商若接到该类通知,仍不实施有效措施,导致损害扩大的,平台服务提供商应当就损害扩大部分与其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在本案原告2017年8月10日第二次发送的函件中,不仅有相关文章的链接地址及内容,还附有原告欲诉讼被告商标侵权、名誉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的特别授权委托书,委托权限中有代为进行相关证据保全的公证、代为调查取证、代为发函联系、代为参与谈判、协商解决方案等。被告辩称该委托书系原告出具给法院而非出具给被告,且该通知未发送至网站公示的投诉邮箱,故该通知不能视为有效通知。法院认为,在原告首次向被告发送律师函后,根据文章内容及文章中的报纸声明,结合原告首次律师函中所附的百安居发送原告的通知,被告应当知晓该文涉嫌侵犯原告权益。虽然原告律师首次发送被告邮件时并未提供授权文件,但在第二份即2017年8月10日的邮件中,提供了原告委托其至法院诉讼被告的委托书,委托书中明确原告律师有权进行相关证据保全的公证、调查取证、发函联系、参与谈判、协商解决方案等权限。故原告律师提供的授权书已足以证明其接受原告委托有权就涉案文章侵权事宜与被告协商处理。况且原告律师在所有主张侵权的函件中均提供了相关文章的侵权网页或链接地址,这些信息足以能使被告找到相关侵权文章。原告发送的律师函也均送达到被告公司邮箱。故法院认定,自第二份邮件起,原告发送的通知符合法律规定。该通知应为有效通知。

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商业诋毁行为的,受害方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商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商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原告向被告发出合法有效通知,被告在应当知晓侵害行为之后仍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故应对扩大损失部分承担责任。本案判决明确了在商业诋毁案件中网络服务提供商帮助侵害行为的认定,对明确网络服务提供商责任、促进互联网市场竞争秩序健康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

(案例刊登于《人民司法》2019年第32期)


[①]王迁:“视频分享网站著作权侵权问题研究”,载《法商研究》2008年第4期。

[②]参见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2民初32888号判决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商业诋毁中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