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用两只鸡避免争斗|部落人的智慧

非洲中北部有一个赞得部落,这里的人们非常迷信,他们相信一个人可以给另一个人下蛊。

假如我是这个部落的人,我今天出去打猎,结果还没出门就把腿摔伤了。我就会想,是不是老王给我下蛊了,我看他这两天看我的眼神不对。

这时候我有两个选择,选择一是,找老王理论,如果老王不承认,就和他决斗。

选择二是,找先知问一下,到底是不是老王的问题。

1.下蛊

先知拿出两只鸡和毒药,并且找来很多人见证,然后让我说:“如果是老王下蛊,就毒死这只鸡。”然后把毒药喂给一只鸡。

继续让我说:“如果我冤枉了老王,就赦免这只鸡。”然后把毒药喂给第二只鸡。

如果第一只鸡死了,第二只鸡没死,那就说明确实是老王给我下蛊了。

如果第一只鸡没死,第二只鸡死了,就说明我冤枉老王了。

如果两只鸡都死了,或者都没死,这次预测失败,只能等待下一次测试。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想到,著名的分歧终端机。这些部落里的先知,就是解决部落的矛盾的。

如果真的是老王给我下蛊,这个仪式还得继续。先知会把鸡翅膀的羽毛拔下来,用木棍穿过羽毛。我会请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或者我自己去老王家,把老王叫出来,把信物放在他家门口。我告诉他,先知证明你给我下蛊。

老王非常抱歉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现在马上收回。”他吐了几口口水,就算是把下的蛊收回了。

2.迷不迷信有那么重要吗?

你可能会疑惑,赞得人咋那么牛呢,说下蛊就下蛊,说收回就收回啊。

没错,赞得人就是认为每个人都能下蛊,而且可能在不经意间就下蛊了。

科学家们通过长期的观察,发现赞得人的民风彪悍,有点像咱们的东北人,看人不顺眼就问:“你瞅啥?”一样。

这样的民风导致这些人经常内斗,根本没有心思去劳动,对于整个族群非常不利。

这种先知仲裁的模式,就让两个人不能正面冲突,而且还能有效的化解矛盾。这真是法律追寻的最重要原则。

赞得部落只是一个非常原始的部落,但是他们这个用迷信化解矛盾的智慧,确实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毕竟我们还有那么多人一提到“日本”两个字就牙根痒痒。

3.先知的神操作

讲到这你可能还有疑问,为啥同样是给鸡喂毒药,有的鸡就死了,有的鸡就没事呢?

这可不是先知玩的魔术,就连这里的先知应该对这样的神谕深信不疑。只不过他信的神在咱们看来是“概率”。

毒药是先知配的,先知在配好毒药以后,会对鸡进行测试,让这个毒药正好能杀死50%的鸡。

根据概率你就可以很好的算出,每次预言的概率。每次预言失败的概率是50%,预言有人下蛊的概率是25%,预言没人下蛊的概率是25%。

看过上一讲,你就会发现,这和欧洲的宗教法庭异曲同工,都是为了解决人们之间的矛盾。只不过宗教法庭判罚是看心情,而赞得先知尊重的是他们心中的神----概率。

你能更清楚的看到,公正的判罚没那么重要,让人们避免争斗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送你一句话:化解矛盾很重要,是不是迷信有那么重要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用两只鸡避免争斗|部落人的智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