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今天我在武志红先生的著作《为何家会伤人》一书中看到一句话:

“存在等于被感知,这个定义的意思就是,我的感受被你感知到,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般存在着。简单说来,一个人的存在感,来自他的感受被另外一个人看到。”

我忽然就想到了晴雯。

其实,对《红楼梦》中的人物解析的越多,对自己的了解就越多。原来存在自己心中的暗伤都随着看书反思的过程被逐渐治愈了。

这个过程就像照镜子,当你看着它们时,你在镜面上留下了印记,由此也可以看到自己。这是一个美妙的过程。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简单的说就是,在解析人物,思考解决方案的时候,会看到自己,这是一个内视的过程,也是治愈的第一步。

今天,我想解析的人物是晴雯。

晴雯,从性格上看,她和芳官有些相似,二人都是怡红院中霸道的存在,“战斗力”都很强,不同的是,二人性格中的攻击性朝向不同的人群。芳官更接近于贾府底层的存在,而晴雯更多的是朝向贾宝玉和袭人。

二人的性格中都有自卑的一面,但如果细究之下,二人的行为动机则完全不同。相比芳官,晴雯的诉求更加隐晦和纯粹,她就是希望自己能被“看见”而已,被宝玉看到,被贾家看到。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也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是被感知,身体和情绪上的被看到,被接纳,而不是评价,是心对心,感受对感受的呼应。

宝玉是贾府的“活龙”,是贾家上下一致认定的接班人。他的身边不仅有薛宝钗、林黛玉这样“门当户对”的千金,还有袭人、麝月、碧痕、秋纹等这样或比她强,或与她身份地位相当的丫鬟,而且贾宝玉“风流多爱”,几乎对所有女孩们都是一样的态度,这让样貌掐尖,心高气傲的晴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如果说袭人在宝玉面前的杀手锏是“温柔贤德”,而晴雯则采取的方法就是桀骜不驯,以此来获得关注。

她对袭人的“敌意”也源于此。

在她看来,袭人和她既是同事关系也是情敌关系,毕竟袭人的资本要比她雄厚多了,袭人是宝玉身边的第一丫鬟,是贾母和王夫人面前最得意的人,怡红院中的各项事务都要等着袭人安排。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袭人为母守丧期间,平儿的虾须镯丢失,后查出来是怡红院的小丫头坠儿偷的,按照贾府的授权机制来说,发落怡红院的小丫头是袭人的工作。晴雯根本没有等到袭人回来,随便给坠儿安了一个懒的罪名,假托宝玉的名号将她撵了出去,怡红院的嬷嬷提了一下袭人,晴雯便说:

“宝二爷今儿千叮咛万嘱咐的,什么’花姑娘’’草姑娘’,我们自然有道理。你只依我的话,快叫他家的人来领他出去。”

也许这件事冒犯了晴雯的道德评判体系,让她不能接受坠儿的行为,可是一个外来的丫头一路从底层爬到大丫鬟的位置,她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可她终究没有等到袭人来处理,而是越俎代庖。看似出格的行为传递出两个含义:

一是晴雯把自己的利益和宝玉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在她的意识中坠儿偷镯等于丢了宝玉的人,也等于丢了她的人,所以她的反应要比宝玉激烈的多。

二是晴雯对袭人的位置不满已久,所以越过袭人处理坠儿,她传递出来了一种信息:“我也有资格”。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潜意识中,她有替代袭人的心思。她的价值评判体系中她和袭人是一样的人,在怡红院中同样有权威。

她讽刺秋纹没见过世面时,连讽带刺的说出王夫人赏了袭人两件衣服,是把袭人挑剩下的给了秋纹,而秋纹还当宝一样:

“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她,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

当然晴雯在对待袭人和她对待怡红院的其他小丫头是双重标准,她可以打骂坠儿,平白无故挤兑还是三等丫鬟的小红,而贾府的高层不能差别对待她和袭人。这难道不可笑吗?

细究之下,晴雯的双重标准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嫉妒袭人的理由。这种情绪源于贾家高层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愤恨,也来源于她的自卑。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嫉妒背后真实的情绪就是自卑,但自卑很难被人接受,通过贬低他人或者抬高自己来维护自己在团体中的地位相对就很容易。晴雯对袭人的举措不正是这样吗?

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的情节中,袭人过来劝她和宝玉,说了一句“原是我们的不是”。这句暧昧不明的话深深刺激了晴雯敏感的神经:

“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敢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起’我们’了”。

晴雯对袭人的这句“我们”反应这么大,是因为这句话威胁到了她的存在安全感。

在晴雯的意识中,她不愿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跟了宝玉,因为她是要跟宝玉一辈子的人,这是她的自尊自爱,但她的身边存在着袭人这个超级发光体,她的光芒总是被掩盖在袭人之下,而表现出和袭人完全相反的性格和行为就是她期望被“看见”的第一步。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曾经,晴雯的这种期望被宝玉“看见”过,也温柔的接纳过。

晴雯首次出场,和宝玉写的三个字“绛云轩”的去向有关:

“你头里过那府去,嘱咐我贴在这门斗上的,这会又这么问。我生怕别人贴坏了,我亲自爬高上低的贴上,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

宝玉的回复也很到位:“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渥着。”说完便伸手携了晴雯的手,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

这段对话很有意思,也很值得学习。晴雯这句话表面上看是对宝玉问话的回答,实际上她是在对宝玉表达一种需求,一种情绪上的需求:我很重视你,因为重视,给我带来了一些伤害。

宝玉的回复也是情绪上的安抚。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这种手段实际上是“控制关系”中的一种方式。实际上晴雯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着一个诉求:看着我,看到我。

没有谁能够完全摒弃掉别人的评价,我们终其一生其实就是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评价体系来确立自己的存在感。发现自己的存在感受到威胁时,我们就会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希求被别人看到。

晴雯的怒怼宝玉、嘲讽袭人、打骂怡红院中的小丫头无一不是在刷自己的存在感。她希望用这种方式被宝玉看到,被其他人看到。

这和晴雯的反叛精神无关,她被逐出大观园时曾对宝玉说过:“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是啊,一辈子那么长,自然是要在对方心中留下好印象,特别的印象,以期给自己多积攒一些资本。

所以她能勇补雀金裘,也能和贾宝玉吵架后撕扇子做千金一笑。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晴雯的人际关系在她的这种心理需求下被她弄的很糟糕,“寿夭多因诽谤生”。实际上所有的人际关系若没有健康的自我托底最终都会崩塌,而扭转的关键就是自我觉醒。

自己的各种感受,别人看不到没关系,自己要看到,要照顾好它,最后自己去选择呈现什么,其实这就是自我觉醒的一部分。

我比较欣赏袭人的一点是她的攻击性从来都不会朝向无辜的人。史湘云来到贾家后,住在了黛玉处,宝玉一大早上去看她们俩,用着她俩的洗脸水洗脸,还让史湘云给他编辫子,这一幕正好给袭人看到,可袭人是怎么做的,规劝宝玉的行为。

宝玉要吃鸳鸯嘴上的胭脂,鸳鸯向袭人告状,袭人说,你到底要怎样呢,再这样,这个地方就住不长了。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对于贾宝玉的行为,袭人也是生气的,无奈的,可她知道这种感觉从来都是她和宝玉的事,和旁人无关。她感到伤心、难过、孤独都是她的事情,看到自己的情绪然后安抚它,这就是袭人最聪明的地方,她能找准合适的时机认认真真的和宝玉沟通,把自己的感受、想法和建议都说给宝玉听。

对待王夫人也是如此。

而不是无故迁怒他人。

我很不赞同把晴雯的悲剧全都归结于命运,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决定了她面对命运岔路口如何选择,而性格和行为方式的背后则是欲望和恐惧,实质上面对欲望和恐惧选择的行为才是命,剩下的一点不可预测的偶然和时代环境的枷锁才是运。

这就是经典的魅力,它会让你看到不可抗拒的因素,也会让你看到命运的希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深度解析晴雯性格中的飞扬跋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