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一国之重器必须要自我掌握,这是常识问题!但总有一些人犯糊涂,觉得一流技术可以被买来。然而,实际上不可能。

晚清时期,我们的武器与西方的差距很大;到了民国时期,这种差距不是小了反而更大。除了战乱外,晚清的技术积淀不足是重要原因。

晚清北洋海军的硬件就是买来的,而且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说,之所以被打败是因为没有买更先进的战舰和武器!然而,我们细究历史的话,就会发现:硬件方面中日双方各有优缺点,根本谈不上我弱你强,其实相差不多。失败的关键在于人和人的思想。

甲午战败,北洋海军灰飞烟灭。但更严重的却是晚清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造能力也由亚洲第一迅速消退。直到民国时期,基本上原地踏步。

这就是历史教训。但许多人并没有记住。

刚过去没多久的“中兴事件”的背后,暴露出来的“芯片软肋”问题就是自我知识能力低下造成的。

晚清海军自主知识产权能力最大的打造者就是左宗棠,在他那个时代,反对“自造”的人的诸多观点,和今日仍然一味购买的观点非常相似。

今天,我们就用一段笔墨回味这一段曲折的历史,讲述从1840年到1896年晚清海防思想的演变。

买船被骗:高价购买英美舰船,中国人自己却不能上舰

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在林则徐、魏源的指引下,中国人对海防、对战舰和武器有了一定认识。但他们并没有叫醒昏睡的中国,真正叫醒中国的则是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天下大乱。

为保住天下,清廷将权力大幅下降给地方官员。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为代表的“洋务运动”开始了。

1861年,清廷萌生利用外国船只截断太平军水路的想法,便谋请从英国、美国等处购买战舰。1862年,两广总督劳崇光、江苏巡抚李鸿章分别从英国购买了一只舰队、从美国购买了几艘船只。结果相继被骗。

前者“阿斯本舰队事件”,英国方面想通过出售一支舰队彻底控制中国的海防,由此,英国就可以牢牢地做好“看门人”,谁进来、谁出去都要听他的。至于你想自我提升的想法,绝对要被扼杀——不让一个中国人上舰、不许管理指挥舰队。

没办法,清廷将七艘战舰卖了、雇佣的601名英国人也花钱送回去,为此,赔了几十万两白银。

1862年,李鸿章的外国雇佣军“常胜军”的统领华尔的弟弟亨利购买3艘木壳炮舰。船造好后来中国转了一圈后,被亨利捐给美国政府。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大图模式

李鸿章

这次诈骗行径,我方到底亏了多少钱呢?有四种说法分别为22万两(李鸿章持此说法)、27万两、70万两、100万两四种说法。100万两主要是清廷和英国情报部门的观点,现为主流观点。

民生凋敝:左宗棠在夹缝中开办福州船政局

1864年左宗棠就在杭州秘密试验了仿造的西式轮船,但效果并不好。其后就是战争,直到1866年,左宗棠才开始重新把目光放在造船上。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大图模式

左宗棠

1866年6月25日(同治五年五月十三日,那天左宗棠上了五篇奏章),左宗棠上奏《拟购机器雇洋匠试造轮船大概情形折》(刘泱泱主编:左宗棠全集,岳麓出版社2009年版,第3册,同治五年五月十三日),奏请建立马尾船政局。

左宗棠认为中国必须要造船,它指出没有轮船的四大害处:没有海防,国家不安;不利于商业发展;造成民生凋敝;南粮北运艰难。

建造轮船可以“内纾国计、利民生、外销异患、树强患”。生产舰船既可以增加国防实力,又可以带动其他行业兴盛。特别是后者,造船业及其相关行业的发展,会使整个工业化工程大幅度提升。

清廷在1866年7月14日(六月初三)批准了左宗棠的建议。然而,9月25日左宗棠被调任陕甘总督,为了不使造船厂事业夭折,左宗棠三个月后才离开福州。福州船政局建造前,国内外各方势力纷纷展开对左宗棠地围攻。

造不如买,买不如仿:李鸿章和英国人都反对

为了阻挠左宗棠造船,他们先在《申报》等进行舆论攻势,宣称中国的技术不足以造船。李鸿章、英国驻华公使阿礼国、总税务司赫德、驻华参赞威妥玛等一同或径直向总理衙门上书建议买、租并举,或者华洋(本质与英国)合办。

其实,李鸿章和左宗棠都是首先购买,之后仿造。再往后,左宗棠是积极支持自我建造但请注意也不反对购买。

左宗棠认为,外国人能行的中国人也行。买船虽然可以较快的成长但必然操于他手,发生了事情,人家不会卖给你;卖也会提高价格出售,买得越急要价越高。

对于这些意见,左宗棠在1866年6月25日上书《复陈洋务事宜折》(刘泱泱主编:左宗棠全集,岳麓出版社2009年版,第3册,同治五年五月十三日)反驳:自从1839年后就屡屡挑衅极为猖狂,借着太平军再次发动战争。虽然,他们现在和我们关系表面上好,但本性不会改变,会借着机会要挟我们。

在海上,他们有轮船我们没有。这就好像是格斗,人家有兵器我们却赤手空拳,难以胜利呀。

同时又指出英国欺骗中国的惨痛经历——阿斯本舰队。

英国驻福州领事贾禄等人立刻表示抗议。抗议不成后,贾禄告诉左宗棠:造船多费钱呀,不如买船吧。左宗棠表示拒绝。

清廷支持左宗棠观点后,赫德再次提出造船应该在“海关保护下进行”,也就是经费由英国人控制的海关拨发,经费被人家控制,那么,船厂就等于被英人控制了,左宗棠表示拒绝。

法国人也在捣乱。法国福州税务司美里登,他向福州将军、总理衙门等处写告状信,污蔑福州船政局是左宗棠等人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利益才主张建立船政局。这种个人行为,只会造成国家资产损失。

清廷同意后,美登里也希望福州税务司负责经费,左宗棠再次拒绝。

英、法还要求船政局的正副监督日意格、德克碑辞职,二人也没有同意。

保守派和亲英势力对左宗棠人格侮辱

“为啥重用法国人?为啥不和英国人合作?你们有合作吧?”对于这一攻击,左宗棠如此答复:法国君臣欣然愿以其秘输之中国,盖亦有故。法国商船较诸国为最少,其多利之见淡于英。法又与英国本非同教,英习耶稣,法习天主,仇隙素深,且暂时依违其间不敢立异者,特以英吉利首与中通商,法乘之后,不欲显与为难耳。而其不甘久居英夷之下,实在意中。现在日本习造轮船,亦系法国韦而宜监督。是其欲广轮船之制,以夸主为名,仍不外好胜争利之本性可知。(沈云龙主编:筹办夷务始末》(同治朝),文海出版社1966年版,第8册,第4454页。)

其一:法国商船相对少,商业利益大多为英国占据,法国为了与之商业竞争;

其二:英国和法国宗教信仰不同,虽然现在合作,但仍然是竞争关系。法国不愿意被英国压着。

其三:法国现在也在向日本传授造船的技术,目的就是为了扬名世界各国,希望以此进入各国,进而与英国达到竞争胜利的目的。

外国人工资太高且技术并非世界一流

“造出来的东西是“大玩具”,工资太高不公平!”这一问题确实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后世也有一些人表示不值得。但在当时,左宗棠说服了相关同事以及清廷。

对外放工资,正副监督各1000两,船政大臣沈葆桢,每月600两;37名工匠5978两,平均每人162两(四舍五入),十倍于中国工人。

比沈葆桢确实高,但很多人忽略了沈葆桢可有比这六百两高十多倍的养廉银呢呀。

法方员工工资也确实高,但却是带技术不远万里、抛弃妻子来的,不要忘记这点。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大图模式

福州船政局

同时,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还有人说:马尾船厂的造船技术一般,没有把真正一流的技术交给我们。

我觉得过去的人有这种认识还情有可原,如果是现代人特别是经历过“中兴芯片”之后还有人这么认为,那就属于脑袋有问题了。真正的一流技术是自己在已有的技术基础上自我研发出来的,谁也不会交给你。在晚清时期,交给你了他们怎么欺负你?我们要看的是,他给你的二三流技术,有没有人教我们、我们学没学到,这才是关键。

对于建造西方战舰,中方从0开始,连最基础的早西方战舰知识都没有,甚至连驾船都不会。五年的时间,中国的自造战舰能力比同期日本强很多。更不要说西方人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学会驾驶西方战舰的观点,在五年内我们学会了!

福州船政局人才辈出 “龙威”号划归北洋海军

福州船政局是晚清军事、民用工业的一个传奇。其造船、人才培养、基础工业在晚清都属于头牌,可以说提高到什么地位、说什么都可以。

中国第一艘真正意义的西式轮船、中国第一台实用性蒸汽机、第一所新式海军学校、第一所技工职业培养学校、第一家西式铁厂……

那么,福州船政局的技术和战斗力到底如何?船政局的战舰水平最高在同类二级水平,但如果继续坚持下去,一流水平也是可以的。

但1879年福州船政局的第一任当家人沈葆桢病逝、1884年“马尾海战”发生马尾造船厂和战舰被法国海军击毁、1885年福州船政局的创始人左宗棠病逝。中国“自造”系的强力支持者没了。由此造成,福州马尾造船厂的技术带头人要向官方做“军令状”阻止购买战舰。

1886年,马尾造船厂的技术总带头人魏瀚前往欧洲访问学习(郑剑顺:福建船政局史事纪要编年,马尾造船1989年版.光绪十二年九月初旬)时,就对于当时清廷向英法购买的战舰行为表示不满。

他说,“马力三千四百匹,行可十八海里”“马力五千五百匹,行速十八海里”“法国新造的穹甲船马力六千零六十匹,行速十九里半”,福州船政局都可以自己制造,可为国家每艘船省下十余万两。

并说日本已经订购了十八海里穹甲快船,而且开始仿造,估计一两年后仿造能力将加强。我们英立刻建造这种船,船政局完全现在就可以建造,如果不如英法的技术,船政局任凭处置!

多么悲壮与气愤!

船政局建造的战舰如果真的是“大玩具”、没有战斗力,李鸿章也不会看着眼馋。例如福州船政局的“龙威”号在1889年下水,1890年就被李鸿章划入北洋海军,改名为“平远”号。之后,于1894年加入“黄海海战”,战败后被划入日本海军,直到1905年才除役。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大图模式

平远号

除此以外,北洋水师中还有诸如广甲、广乙、广丙号等数艘战舰也被调往北洋。

结语

福州船政局的马尾造船厂,为我们近代中国海军提供了技术积累,而这些技术积累因为清廷选择了错误的战略方向——买买买战略,使得自主建造能力在缓慢增长,即使如此,仍然在亚洲名列第一达三十年,其所制造的战舰也属世界二三流水平。

同时,福州船政学堂的历史贡献其实更大。福州船政学堂培养的海军军官和技术人才达1357人,占中国近代海军人才的60%以上。

在北洋海军中,除了海军提督外,左右总兵都是船政学堂毕业、15艘战舰的管带也均是船政学堂的毕业生。再如清末海军司令、北洋军阀时期的海军总长萨镇冰;民国第一位海军上将、袁世凯时期北洋政府海军总长刘冠雄等均为船政学堂毕业生。

如果列一个名单,福州船政局的一千多名人才,在各行各业都是佼佼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买船仿造与自造左宗棠的精神被半途而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