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知识产权环球资讯|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是否侵权?

知识产权环球资讯|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是否侵权?


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是否侵权——最高院作出判决

2019年12月6日,最高院对一起涉及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的侵权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的原审原告是敦骏公司,原审被告是腾达公司。

敦骏公司是涉案专利“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敦骏公司认为腾达公司制造、销售的W15E、W20E、G1等多款商用无线路由器均侵害敦骏公司涉案专利权。敦骏公司在本案中主张涉案专利的保护依据为权利要求1、2,其内容为:1.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

一审法院认为,腾达公司业务用户使用被诉侵权产品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时,再现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的全部技术方案,因此,腾达公司未经敦骏公司许可,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其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一审法院最终判决腾达公司腾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并对敦骏公司主张的500万元的赔偿数额予以支持。

腾达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将敦骏公司上诉至最高院。

腾达公司上诉称:侵权产品执行的方法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有明显的区别,被诉侵权产品需要先通过用户设备与用户要访问的真实网站建立TCP连接,才能后续重定向到认证网页。而涉案专利则是直接通过接入服务器中的“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从而取代真实服务器与用户设备建立TCP,进而后续重定向到认证网页。而且,对于被诉侵权产品而言,由于用户设备需要与真实网站建立TCP连接,因此只有当用户设备输入真实有效的域名或IP地址才能实现强制Portal业务。

最高院经审理认为,涉案专利技术属于网络通信领域,该领域具有互联互通、信息共享的特点,决定了该领域的专利只能撰写为需要多个主体参与才能实施的方法专利,然而这些方法专利在实际应用中,往往都是以软件的形式安装在某一硬件设备中,由终端用户在使用终端设备时触发软件在后台自动运行。从表面上看,终端用户是专利方法的实施者,但实际上,专利方法早已在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过程中得以固化,因此,可以认定腾达公司实施了敦骏公司的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权利。

最终,最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宣判涉及“肝病无创诊断仪”专利侵权纠纷二审案

12月12日上午9时,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宣判上诉人无锡海斯凯尔医学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海斯凯尔公司)与被上诉人弹性测量体系弹性推动公司(简称弹性测量公司)、原审被告中日友好医院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

弹性测量公司系专利号为ZL00805083.X号、名称为“使用切变波的成像方法和装置”的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其2016年2月2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称,中日友好医院使用的“Fibrotouch无创肝纤维化诊断仪”产品系由海斯凯尔公司制造、销售,该产品及海斯凯尔公司的多款产品技术方案均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16的保护范围。请求判令中日友好医院停止侵权,海斯凯尔公司停止侵权、发表声明以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000万元、承担合理开支166.0582万元。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认为:

海斯凯尔公司三款型号产品的技术方案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16的保护范围,判令海斯凯尔公司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并赔偿经济损失3000万元及合理开支166.0582万元。海斯凯尔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改判驳回弹性测量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6日受理该案,于2019年7月8日组织了庭前会议,并于7月9日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综合考虑本案现有证据,涉案专利采用的是“同时观察+全部接收”的技术方案,“在切变波发出的同时通过接收到的超声回波对其进行观察”,同时,“对于发出的每一束超声波,都要接收该每一束回波”,其技术效果在于完整地观察并记录切变波在粘弹性介质中多点的传播。而被诉侵权技术方案采用“延后观察+部分接收”的技术方案,其作用机理在于“确保采集到的超声波数据的参考点是静止的,进行计算时可以无需进行超声探头运动补偿”,该方案的技术效果在于可以减少计算时间并降低系统复杂性和成本。因此,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延后观察+部分接收”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同时观察+全部接收”的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16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至少缺少一个技术特征,故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海斯凯尔公司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中日友好医院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不构成侵权,当庭宣判:撤销原审判决,驳回弹性测量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擅自使用“饿了么”商标经营“微店”被判侵权

拉扎斯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打造了“饿了么”平台并注册了“饿了么”等商标。

2017年3月,邓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蓝迅公司与拉扎斯公司签订代理协议,约定拉扎斯公司授权蓝迅公司使用“饿了么”品牌在相应地区经营“饿了么”旗下网上订餐和配送服务,合作期限1年。该协议还约定蓝迅公司下属骑手需满足规定的着装标准,骑手物资必须从饿了么官方途径购买。

2018年6月,拉扎斯公司发现涉案微店销售使用拉扎斯公司注册商标的头盔、餐箱、冲锋衣等商品。拉扎斯公司认为,邓某的上述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有权,且该行为还构成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及服务装潢的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邓某赔偿其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支出6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邓某使用“饿店(饿了么物资专营)”微店名称的行为属于在类似服务上使用与拉扎斯公司“饿了么”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构成商标侵权。

邓某销售的涉案商品与拉扎斯公司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不构成类似商品和服务,并不构成商标侵权,但其销售的头盔、餐箱等部分商品上使用了与拉扎斯公司生产、销售的骑手装备相同的装潢,其明知上述商品未经拉扎斯公司授权仍购入后大量销售,属于帮助相应生产者实施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应与相应生产者承担连带责任。

据此,判决邓某赔偿拉扎斯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及合理开支57,300元。

邓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知产法院提出上诉。

上海知产法院审理后认为:邓某开设的微店使用“饿店(饿了么物资专营店)”名称的行为,侵犯了拉扎斯公司涉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邓某销售的部分涉案商品属于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的商品,邓某作为该部分侵权商品的销售者,明知该部分商品系未经拉扎斯公司授权生产,仍购入后大量销售,属于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依法应与侵权商品的生产者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在已查明邓某开设的微店中“饿了么”相应商品的销售额共计120余万元,其中侵权商品的销售金额共计78万余元的情况下,综合考虑拉扎斯公司商标、商品装潢的知名度、邓某销售侵权商品的价格及利润、邓某的侵权主观故意等因素,判决邓某承担的赔偿损失数额并无不当。

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燕京旅游”起诉“燕京啤酒”侵犯商标权,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燕京智汇公司系“燕京旅游”商标的商标权人,该案起因系其发现燕京啤酒公司于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举办的一年一度的燕京啤酒国际文化节的宣传海报、会场出入口、会场内、现场内的舞台使用了“燕京啤酒”四个字及“燕京加麦穗标识”,而且在公众号上对燕京啤酒文化节进行宣传的页面、在燕京啤酒官网上宣传工厂游的页面中也使用了前述标志。

燕京智汇公司认为燕京啤酒公司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其就“燕京旅游”享有的注册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燕京啤酒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刊发声明消除影响,同时主张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支出合计3,003,587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被诉行为不构成对燕京智汇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二被告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燕京智汇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知产法院。

北京知产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判定是否侵犯商标权时,应当考虑商标之间是否相同或近似、商品或服务是否相同或类似,以及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该案中,燕京智汇公司主张商标权的商标系“燕京旅游”,与燕京啤酒公司使用的“燕京啤酒”及“燕京加麦穗标识”相比,显著识别部分均为“燕京”,构成近似商标。

关于服务是否类似问题,其实就是判断“工厂游”与“燕京啤酒文化节”是否属于旅游类服务。旅游服务根据内容的特点可分为多种类型,有的侧重对自然风光的欣赏,有的侧重对历史古迹的瞻仰,有的侧重对红色革命情怀的追忆,而“工厂游”与“啤酒文化节”作为较为新兴的工业旅游的一种,侧重的是对知名厂区的游览、对生产工艺的亲历、对文化节氛围的感受,但无论侧重点如何,其仍属于旅游服务的一种,系将提供旅游服务和宣传特定产品相结合的一种新型旅游方式。

关于混淆可能性问题,经过燕京啤酒公司长期的宣传和使用,“燕京啤酒”及“燕京加麦穗标识”在啤酒商品上已具备较高知名度,加之“工厂游”与“啤酒文化节”本身与其啤酒生产和销售紧密相关,燕京啤酒公司举办前述活动的根本目的亦是宣传其啤酒产品,故即便同样使用在旅游类服务上,相关公众在产源识别上仍然会指向燕京啤酒公司而非燕京智汇公司,不会引起混淆误认,故不构成侵权。

最终,本院二审驳回了燕京智汇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长得丑活得久”引发改编权纠纷

“长得丑,活得久,长得帅,老得快,我宁愿当一个丑八怪,积极又可爱……”不少玩抖音APP的网友对这首歌并不陌生。然而这首歌曲却引发了改编权纠纷。这起案件近期在思明区法院第十八法庭公开开庭审理。目前本案还在审理中。

* 原告:被告方不正当竞争,提出四项诉讼请求

诉讼原告是北京肆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肆意公司”),被告之一是厦门鑫一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鑫一线公司”),被告之二为徐紫薇女士(网上艺名:徐一轩)。

肆意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2019年3月7日,公司签约的独家艺人王七七(本名:王子琦)将歌曲《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简称《我愿意》)发布在抖音APP上。王七七是这首歌曲的原创词曲作者和表演者,歌曲在抖音上迅速走红,总计点击量过亿,作为网友发布小视频的配乐约有600万次使用量。王七七将这首歌曲的著作权等相关权利授权给肆意公司。

肆意公司认为,由徐紫薇作词,案外人秦某作曲的《长得丑活得久》与王七七的作品存在相似之处,认为其侵犯了《我愿意》的改编权。同时,作为徐紫薇签约的经纪公司,鑫一线公司安排多场次商业演出,还在社交媒体上推广宣传,“蹭”王七七的流量数据,如在海报中宣称“抖音火爆歌点击量破十亿次”等。肆意公司因此认为被告方构成不正当竞争,使得公司签约艺人的商演机会和价格都受到影响。

肆意公司提出四项诉讼请求,包括要求禁止两被告组织演出演唱《长得丑活得久》,禁止在媒体上虚假宣传,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

* 被告:曾确认版权登记证书,原告夸大经济损失

鑫一线公司不认为构成侵权,其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示,安排徐紫薇演出之前,公司曾确认过《长得丑活得久》的版权登记证书,证书显示注册时间是2019年4月16日,录制时间是2018年2月8日,公司有理由相信徐紫薇和秦某享有著作权。录制时间甚至还早于《我愿意》的发布时间,也有理由怀疑是原告方侵权。

鑫一线公司的律师还提出,安排徐紫薇演出的地点均为酒吧,不是大型演唱会,每次演唱3至4首歌曲,也并非每次都唱《长得丑活得久》,所以原告夸大损失,提出的20万元赔偿过高。

徐紫薇和律师均到庭参加诉讼。律师表示,从百度搜索结果看,“长得丑,活得久,长得帅,老得快”,早在2009年就出现了,所以这不是王七七原创,也不是徐紫薇原创,是对公共领域文化元素的运用。而且,从整体上对比这两首歌曲,表达的内容也是不同的。其次,徐紫薇负责演唱,不负责推广宣传,原告所说的“蹭”数据不是徐紫薇所为。

面对法官的询问,徐紫薇表示,并不否认王七七创作在前,她与秦某大约是在今年3月底4月初合作完成这首歌曲,她作词,秦某作曲,之后公开作品,但她同样不认可肆意公司侵权的说法。徐紫薇还说,在鑫一线公司为她安排的演出中,只有今年8月在深圳的一家酒吧唱过《长得丑活得久》,其他场合是朋友邀请她去演唱的,没有收取报酬。但这一说法遭到原告律师的质疑。

许家印争夺“许家印”商标

12月1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地产”)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作出二审判决。

这一持续两年多的争夺“许家印”商标权的纠纷更新进展。

2017年2月,恒大地产对第12682811号“许家印”商标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恒大公司原审诉讼中,许家印的《授权声明》称,“获知自然人陈焕然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地12682811号‘许家印’商标,该商标申请行为明显是对本人姓名权的侵犯”,故授权恒大地产针对该商标提起无效宣告申请及后续诉讼程序。

后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争议的“许家印”商标由陈焕然于2013年5月31日提出注册申请,2015年7月7日予以核准注册公告,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专用权至2025年2月13日。

2018年2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裁定该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5个月前,恒大地产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京73行初4094号行政判决,一纸诉状,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据裁判文书的判决结果,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京73行初4094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8】第21252号《关于第12682811号“许家印”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恒大地产就第12682811号“许家印”商标所提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鲍师傅”商标再起纠纷 二侵权者被判赔

近日,北京市东城法院对一起因“鲍师傅”商标引发的侵权纠纷案件进行宣判。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北京佳文佳乐商贸有限公司、北京西贡雨小吃店在其经营的店铺使用了“鲍师傅”文字,侵犯了原告对“鲍师傅”商标享有的专用权。法院一审判决二被告行为构成侵权,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等共计6.5万元。

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诉称,其通过受让获得了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的专用权,并在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南京、合肥、武汉、成都等多地开设了“鲍师傅”糕点店,在店面招牌、产品标牌及包装袋上均使用了“鲍师傅”商标。而二被告佳文佳乐公司、西贡雨小吃店销售的糕点制品与原告产品相似,并且在店铺的门头、柜台、包装袋上均使用了“鲍师傅”文字,该标识与原告商标相同。原告认为,二被告的上述行为足以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侵犯了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要求二被告赔偿30余万元。

该案中的二被告,认为自己使用的商标,与原告“鲍师傅”无关,而是来源于另一个注册商标。庭审中,二被告答辩称,其使用的“鲍师傅”文字是对第17899096号注册商标文字部分的合理使用。并称原告的“鲍师傅”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为第33类糕点等,而二被告从事的是糕点现场制作销售,提供的是餐饮服务,故是在第17899096号商标核定使用的第43类餐饮服务范围内合理使用的“鲍师傅”文字,不构成对原告商标的侵权。第17899096号注册商标法院经审理认为,二被告经营的店铺所销售的糕点类商品属于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被控侵权的“鲍师傅”文字与涉案商标在文字、读音、含义、排列方式上一致,仅在字体上存在细微差别,属于近似标识,该种使用方式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经营者之间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等特定联系,构成对原告“鲍师傅”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第12484211号注册商标综上,法院认为二被告的行为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侵犯了原告对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在第30类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法院一审判决,佳文佳乐公司、西贡雨小吃店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6.5万元。

《怦然星动》著作权案终审判决不侵权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蔡心诉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欢瑞公司)、北京首都华融影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融公司)及第三人海宁欣睿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海宁鑫睿公司)、霍尔果斯嘉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霍尔果斯嘉行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剧本《逆爱时代》与电影《怦然星动》的表达并未构成实质近似,不构成著作权侵权,驳回原告蔡心上诉,维持原判。

* 著作权引发纠纷

蔡心诉称,其创作完成了剧本《逆爱时代》(又名《星光迷城》)的剧本,并于2013年4月8日取得《著作权登记证书》。随后,蔡心将创作完成的剧本于2015年3月发送给欢瑞公司,并与欢瑞公司商谈使用其创作完成的剧本合作拍摄电影事宜。欢瑞公司在收到蔡心的剧本后表示愿意合作,在双方商谈相关细节过程中,欢瑞公司告知蔡心暂时不实施该项目。2015年12月3日,蔡心到华融公司处观看电影《怦然星动》,发现该片抄袭了《逆爱时代》的剧本、创意,该影片由欢瑞公司出品,并由华融公司予以公映,海宁鑫睿公司及霍尔果斯嘉行公司拍摄。据此,蔡心以上述公司侵犯其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50万余元。

欢瑞公司辩称,电影《怦然星动》及剧本《逆爱时代》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华融公司辩称公司放映电影《怦然星动》有合法来源,未实施侵权行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 一审认定不侵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电影《怦然星动》是否对剧本《逆爱时代》构成抄袭;欢瑞公司、华融公司及海宁鑫睿公司、霍尔果斯嘉行公司是否应就涉案侵权行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根据该案查明的事实,欢瑞公司在创作电影《怦然星动》之前,已经接触了蔡心创作的剧本《逆爱时代》。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由于两部作品的创作题材基本一致,两部作品在个别人物的角色描写和人物关系安排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在两部作品中,男女主角以及关键人物的性格、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人物与情节的对应关系等均存在差异,不构成实质性相似。由于蔡心关于电影《怦然星动》侵犯其剧本《逆爱时代》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欢瑞公司、华融公司、海宁鑫睿公司、霍尔果斯嘉行公司亦无需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综上,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 二审维持原判

蔡心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欢瑞公司、华融公司公开道歉,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50万余元。

欢瑞公司辩称,一审判决中对于电影《怦然星动》及剧本《逆爱时代》不构成实质性相似的结论不存在错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从两部作品的整体思想、主题、情感等方面来看,不具有相同或相似性感知及欣赏体验。一审判决在对两部作品进行对比分析时,就两部作品不构成实质性相似的事实认定、判断方法及结论是正确的。蔡心并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申请专家辅助人出庭的材料,一审法院依法不准许其出庭符合法律规定,且专家辅助人意见已充分体现在蔡心在一审开庭中所展示的作品内容比对的PPT中。

华融公司辩称,其放映电影《怦然星动》有合法来源,并未实施侵权行为,无需承担法律责任。电影《怦然星动》与剧本《星光迷城》不构成实质相似。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海宁鑫睿公司、霍尔果斯嘉行公司表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从故事结构、人物设置和人物关系、具体情节以及场景描写等方面比较,无法证明剧本《逆爱时代》与电影《怦然星动》两作品在表达层面是否构成实质近似,且不足以使读者或观众获得相似的体验或感受。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奥特曼”案在美二审宣判圆谷制作胜诉

12月10日,日本圆谷制作株式会社发布声明称,其与UM株式会社等之间有关“奥特曼”系列在日本境外使用权归属及侵权的诉讼,已经于当地时间2019年12月5日由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圆谷制作株式会社胜诉。

据声明透露,此前,UM于2015年5月18日向加利福尼亚中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圆谷制作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奥特曼”系列在日本境外使用权的归属,并要求圆谷制作进行损害赔偿。圆谷制作2015年9月11日提起反诉。

声明称,诉讼中,UM主张圆谷制作的代表人圆谷皋于1976年签订的合同现实存在,该合同许可的日本以外的全球使用权系由UM从泰国企业家Sompote Saengduenchai处承继取得;而园古制作对此持异议,认为该合同系伪造,这也成为了该案主要争议焦点。

圆谷制作在声明中表示,地区法院一审支持了圆谷制作的主张,认为该合同并非真实;并确认圆谷制作享有在日本境外开展基于“奥特曼”人物形象之作品和商品业务的所有权利;同时支持了由UM向圆谷制作支付损害赔偿和律师费的诉讼请求。

据称,UM此后于2018年5月7日提出上诉。此次,上诉法院于2019年12月5日维持地区法院判决。

越南、萨摩亚和以色列将加入《海牙协定》

近期,越南、萨摩亚和以色列分别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交存了本国加入《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保存海牙协定日内瓦文本》(1999年)(下文简称为“1999年文本”)的文书。

此举意味着越南将会成为1999年文本的第61位成员和海牙联盟的第71位成员;萨摩亚即将成为1999年文本的第62位成员和海牙联盟的第72位成员;而以色列则会成为1999年文本的第63位成员和海牙联盟的第73位成员。

1999年文本在越南、萨摩亚和以色列生效的时间分别是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2日以及2020年1月3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知识产权环球资讯|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是否侵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