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川煤集团透水事故致5死13人失联:可能的水患威胁是什么?

2018年,杉木树煤矿有关技术人员发表的一篇论文曾提及,由于N26采区南北两翼的地方煤矿多已关闭,且这些矿井关闭前均已开采过,因此,其开采区域内会积存大量采空区积水,可能会对N26采区形成水患威胁。

川煤集团透水事故致5死13人失联:可能的水患威胁是什么?

2019年12月15日晨,一批救援人员准备下井救援。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图)

矿工黄春(化名)赶到事故现场时,是2019年12月15日早上7点多,矿井入口处拉起了警戒线。

16个小时之前,也就是2019年12月14日15点26分,四川宜宾珙县巡场镇杉木树煤矿发生了透水事故,该煤矿属于川煤集团芙蓉公司。49岁的黄春当天没有值班,躲过一劫。

从吵闹的现场环境和救援人员的表情中,黄春能感受到救援的艰难。当班入井347人,事故发生后安全出井329人。截至发稿,已确认5人遇难,还有13人生死未卜。

12月16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从救援指挥部获悉,16日凌晨1时左右,杉木树煤矿井下人员被困区域的水位开始下降。

预测未能避免事故发生

和一同参与救援的其他工友一样,12月15日的大多数时间里,黄春只能待在距离救援点1000米的办公室里待命。

负责井下材料管理的黄春,对井下情况颇为熟悉。但遇到透水事故,他积累的井下经验丝毫未能派上用场。

在杉木树矿场工作了33年,检修员唐才云清楚地知道,“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排水,其他什么办法也没用。”他是14日下午5点左右到达现场的,主要负责组装排水系统设备。矿下有专门的避水撤退路线,“之所以还有工友没出来,可能是因为逃生路线被水阻挡了。”他在电话里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

排水工作很难做。从前方的通报来看,井下容水情况复杂,水量较大,救援难度大,大流量的排水设备还在紧急安装之中。

据央视报道,发生透水事故的具体位置是N4+260m边界运输石门区域,透水威胁到N26采区,导致N26采区部分区域通讯中断,人员定位系统失效。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2018年,川煤集团芙蓉公司杉木树煤矿有关技术人员发表的一篇论文曾提及,由于N26采区南北两翼的地方煤矿多已关闭,且这些矿井关闭前均已开采过,因此,其开采区域内会积存大量采空区积水,可能会对N26采区形成水患威胁。

可惜的是,一年前的预测,未能避免透水事故的发生。12月15日,南方周末记者致电该论文作者,他拒绝接受采访,随即发来短信称,“我不在杉木树工作了,具体情况不清楚,不方便发表意见。”

“最近没有下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在技术员孙敬华的印象里,该区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透水事故。他曾在杉木树煤矿工作了4年多,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关注“12.14”透水事故。和许多工人一样,他想知道这次事故的具体原因。他的猜测则和前述论文内容相似,认为是以前留下的采空区的积水通过裂隙流下来了,从而造成了水患。

发生事故的杉木树矿业公司位于宜宾市珙县巡场镇,距县城5公里。作为1965年开工建设的老牌煤矿公司,杉木树煤矿核定年生产能力可以达到120万吨。据其官网介绍,杉木树矿业公司现有员工2134名,矿区的采储量为2800万吨,是川南首个百万吨生产矿井和珙县区域内纳税大户。

“客观来讲,杉木树煤矿属于国有企业,无论是人员配置还是技术管理应该算是比较到位的。”孙敬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安全,是这里能吸引许多矿工的理由。黄春在到杉木树煤矿工作前还考察了一番,觉得较为满意。“相比于我待的上一个小煤矿,这里已经好多了。”黄春说,每次工友进矿都会有班前会议,技术人员会来讲解矿井里的情况(每天情况不一样)、注意事项,以及遇险对策,大概有十几分钟。

实际上,在事故发生前三天,12月11日的官方新闻,还报道杉木树煤矿出台了《关于印发各级管理人员年末安全生产挂包组考核办法的通知》,明确规定从矿领导、各专业副总师、部门管理人员分别挂保矿井14个基层队及各区域、各头面,实行安全包保负责制,打响年末安全生产“保卫战”。

12月10日,四川煤监局有关负责人还专门到杉木树煤矿开展超能力生产专项检查,要求公司落实安全文件精神,抓好细节管理,确保年末安全。

然而,严防死守之下,事故还是发生了。黄春觉得惊讶——最近没有下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12月13日,他从透水的大致位置路过,“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多次被扣

尽管在多位当地工人的记忆里,杉木树煤矿几乎没有发生过较严重的透水事故,但他们也都知道在此之前,煤矿发生过几起其他事故。

刊登在《煤矿爆破》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统计显示,2003年5月和2004年12月,杉木树煤矿接连发生过两起事故,共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2013年7月22日,当天的瓦斯爆炸事故共造成7名矿山救护队员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046万元。

后来的调查结果显示,此事故被认定为生产安全事故,并认定该公司管理混乱,存在用电管理混乱、采掘布置不合理、区域防突措施不到位、职工培训不到位等问题。最终有15名责任人被处理。

2019年4月17日,同样是杉木树煤矿,又发生了一起瓦斯超限事故(达到瓦斯爆炸浓度),造成工作面作业人员和安全检查人员共计26人涉险,受到国家煤监局检查组的严厉批评。6月4日的处理结果显示,此次事故发生后,共有22名责任人被追责,其中4名责任人受到行政撤职处分。同时,杉木树煤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被暂扣,并停产整顿。

2019年12月15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致电负责该区域生产许可证管理的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南监察分局,询问其生产许可证的暂扣期限。该局工作人员回复称,“我个人不方便说,请你统一问事故调查组。”

珙县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人员12月16日上午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杉木树煤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确实被暂扣过一段时间,但因为不归他们管理,什么时候恢复的他并不知道。

南方周末查询杉木树煤矿上级单位的官网发现,不迟于6月18日,杉木树煤矿已恢复生产。其间受地震影响,生产时断时续。

南方周末记者还发现,伴随着频发的事故,该公司还分别在2014年10月、2016年11月和2017年10月受到过行政处罚。 2017年10月,该公司出现特种作业人员无证上岗等违法违规行为,安全生产许可证被暂扣。

“近5年来从未有过的严峻形势”

四川省应急管理厅此前分析,目前四川煤矿数量多、灾害重、规模小、基础差的现状没有根本改变,煤矿事故易发多发的势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2019年8月,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发布的通报显示,2019年1至7月,全省累计发生煤矿生产安全事故18起,死亡23人,事故发生数居全国第一,死亡人数居全国第三。其中,乡镇煤矿死亡15人,占全省死亡人数72.2%。

特别是7月12日至28日,半个月时间,全省接连发生6起生产安全事故,死亡8人,用四川省应急管理厅相关责任人的话来说,“这是近5年来从未有过的严峻形势。”

为此,四川省有关部门已在10月31日下发通知,在全省开展为期两个月的煤矿安全生产隐患集中治理工作,要求各地全力消除隐患。

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 南方周末实习生 马晨晨 闫力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川煤集团透水事故致5死13人失联:可能的水患威胁是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