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我认识一位很优秀的编辑,她是个漂亮姑娘,工作能力强,背井离乡到北京工作,好不容易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小天地,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买房。

人人都以为她是女强人,胸间有宏图大志,但她却告诉我,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

一个真正的有她的房间,不需要让她睡在玄关的家。

这个小小的愿望,在年幼时对她而言曾经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小时候羡慕哥哥,再大一些,又开始羡慕侄子,而她至始至终,都只有玄关那一隅天圆地方。

这是她奋斗的初衷,也是她心中最不愿提起的痛。

经常看我文章的读者应该都知道,我呢,是很少写原生家庭之间的矛盾问题的。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不是不写,是觉得未免觉得有些太残酷,所以才避免去碰这类的题材。

这类残酷,并非是婆媳矛盾、夫妻纠纷可以比拟的。

它会深深刺痛内心,会生生揭开心头尘封依旧的伤疤,叫人痛不欲生。

你或许不敢相信,有一些人,初次明白世上的不公,便是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教会的。

三十岁的佟亚,就在刚刚,做了一件大逆不道,但却是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情,她把自己的母亲,从通讯录里拉黑了。

临拉黑之前,她的母亲曾给她来过一个电话,她那时正在开会,部门主管正在认真的讲解今年的年度业务报表和年后的工作安排,她默默的按下了静音键,没有接听母亲的电话。

短短的三十分钟会议,母亲打了十七通电话,虽然知道母亲从来找她就仅仅是为了一件事情,佟亚还是担心家里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会还没开完,她还是冒着被领导批评的风险,找了个借口跑出去接了电话。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母亲上来便劈头盖脸的一通责骂。

“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想飞了?我的电话都不接,你还拿我妈吗?什么工作不工作的,工作就能不接电话了吗?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借口,我听不懂,我也不管。”

说够了,尽兴了,又转回了话题:“你不结婚买什么房?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用的着房子吗?你弟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你怎么好意思的?

别叫我妈,你还拿我,拿咱家当家吗?

我告诉你,你弟弟的彩礼,你得负责,那可是你亲弟弟,不是旁人,你赚得多,你不管他谁管他?

你别管他多大了,他就是六十岁,八十岁,你也是他亲姐......”

母亲还没说完,佟亚就把电话掐断了,双手颤抖着把这个排第一的联系人给拉黑了,在同事异样的眼光中,蹲在地上哭的像个泪人。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她想起了她的十六岁,那一年,她的小伙伴和同学都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人人都嫌上学苦,不想上学,可佟亚的母亲真的想要帮她达成这个孩子都想实现的梦想,不上学。

家里的条件是差,但也没差到供不起两个孩子读书的地步,但佟亚的母亲精打细算的很:

“你说的轻巧,你为家里赚过一分钱吗?给你个女娃花钱就是肉包子打狗,你现在多用一分钱,你弟弟以后就要晚一天娶上媳妇。

女孩子读那么多书也没啥用,能识文断字就行了,找个班上,能挣点钱孝敬家里,嫁个好人家,比什么都顶用。”

佟亚拼命努力用功刻苦,考全校第一,在母亲的眼中都是浮云,弟弟整天在学校调皮捣蛋,回回考倒数,还是把他当成宝贝金疙瘩看待,甚至觉得佟亚的聪明,是抢了娘胎里弟弟的养分。

其实姐弟俩差了足足五岁,又不是同卵双胞,母亲这么说,只是单纯偏私,捧高踩低罢了。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佟亚后来到底还是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没有辍学,坚持读完了高中以后,她考到了离家一千公里的外地,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

她还在校外打了两份兼职,白天有空就在外面发传单,做销售,晚上在炸鸡店做帮工,还在学校的食堂里帮忙混个三餐免费。

即便这样,她的功课也没有落下,每学期的奖学金也照拿不误。

大学毕业前期,佟亚被一家大公司校招录取,起点虽然不高,但提供住宿,也有不错的发展前景,佟亚的导师一直劝她考研,留在学校搞科研,但佟亚最终还是愧对了老师的期望,她当下更需要工作。

“梦想什么的,我不敢想,就想着找份稳稳定定的工作,让我爸妈瞧一瞧,培养我这么多年,不是白白浪费。”

可佟亚把喜讯告诉父母,母亲只关心一点:“工资多少?呦,还不错嘛,你每个月用个千儿八百的足够了,剩下的我帮你攒着,省得你乱花。”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佟亚这些年没少往家里寄钱,但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孩子了,看着弟弟一天比一天长大,一天比一天不成才,而她那些放在母亲存着的钱,自己这些年一分也没有见到,全数花在了弟弟身上,她留了个心眼。

工资再往上涨的时候,她没有告诉母亲,而是自己留下了大半,她也不是个爱乱花钱的姑娘,就是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人家姑娘都是要出嫁的年纪了,人家的父母要是女儿到了这个年纪,都得急的火烧眉毛。可她的父母是一点儿都不着急,从来没催过佟亚结婚,更没有要帮佟亚介绍对象认识的意思,人家都替佟亚急,她的母亲却很淡定。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嫁出去就变成别人家的人了,留不住,也管不住,我女儿晚点结婚才好,多赚点钱好留给弟弟。”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佟亚开始真正为自己今后的人生考虑,多攒点钱,她想给自己买栋房子,哪怕以后自己不结婚,也有个保障。

二十九岁的时候,和她相恋了七年的男友,向她求婚,佟亚答应了男友,并带着男友回家见父母,却被母亲一笤帚赶了出来。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母亲本来是喜笑颜开的,但当知道了男孩的家境状况比佟亚家好不了多少以后,态度就立马变了。她不同意佟亚和男孩继续交往,更不同意让女儿嫁给男孩子,说了一通难听话。

“研究生博士后的,在我这儿统统都不灵,高学历能当饭吃吗?能换钱吗?不能,在我眼里都一样,说白了就是个穷书生,一穷二白,就会做学问。买不起房,买不起车,给不起彩礼,还端着破架子,真拿自己当盘菜了,赶紧走走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男孩脸色铁青的走了,回去以后不久,就和佟亚提出了分手:“既然你家这么不欢迎我,你妈妈这么不喜欢我,那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达不到你家的标准,我也不想拖累你,就像你妈妈说的,我什么也给不起,你去找个能达到你家标准的,我祝你幸福。”

没过多久,佟亚就听说男孩定了亲,和一个女孩认识两三个月便结婚了,佟亚很伤心,母亲却拍手叫好:“嫁给这男人,受一辈子穷,再有本事也没用,妈跟你讲你别不往心里去,你得找个有本事的,这没钱没背景的,混一辈子也混不出个样,你瞧这好了,我已经看过了,这男的,一辈子不可能有出息。”

佟亚第一次和母亲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也是第一次向母亲吐露了心声。

“妈,我不想找个条件多好的,我就想找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我对他好,他对我好,这样不好吗?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你非要我找个条件多好的,多有钱的,我要他的钱做什么?我自己没有手没有脚吗?我养活不了我自己吗?

以后请你不要再管我了,我这些年给的钱足够多了,我以后也不会再给家里寄钱,晓峰(弟弟)他的破事,也都别再找我擦屁股,我从今不会再给家里扶贫!”

也就是男友结婚的打击,让佟亚真正明白,在母亲的心中,自己就是弟弟的储蓄银行,她过得好与不好,开心还是不开心,母亲都不关心,她真正关心的,只是她能不能有所产出,能给这个家带来多大的效益。

她母亲的精打细算,她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但这是她第一次真的清醒。

可把心硬起来真的不容易,每每母亲打电话求助,她还是陆陆续续往家里打了不少钱。

也就是前段时间,她那不成器的弟弟准备结婚了,父母这些年一直忙着给弟弟张罗亲事。

弟弟一直都是吊车尾,但能力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在父母的骄纵下,弟弟一直都很好吃懒做,压根不愿意正正经经的找份工作。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之前父母拿着佟亚给的钱,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给弟弟张罗了一份工作,人家干了一个月把主管打了,甩手就不干了,回家说是要创业,结果是成天打游戏,立志要成为游戏主播。

把佟亚的父母愁坏了,可说不得也打不得,只能先想办法帮他把家先给成了,找个女人管管他。

人家女方也不傻,愿意嫁给佟亚家,提的条件可不低,张口就要三十万彩礼,还要重新盖新房,买轿车,佟亚的母亲满口答应,转头就找佟亚。

佟亚当即和母亲吵了起来:“你们平时有好事想不到我,这时候倒是第一个找我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来这么多钱?

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们,我自己还要买房子,要过日子,你总不能为了你儿子逼死我吧?”

佟亚说了很多,可母亲似乎只听到了“买房子”这一个关键词,和佟亚不依不饶,这才出现了刚开头的一幕。

母亲联系不到佟亚,后来慌了,她打电话给佟亚的朋友,后来朋友气愤的转告她: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你妈妈慌的很,说你不接电话,不给钱,你弟弟的婚事就要被你黄了,她怎么不想想你?

我当时也是气不过,直接回了她,那是你自己作孽,是你酿下你一双子女的婚姻悲剧,跟佟亚没有半毛钱关系。

佟亚,我真的挺心疼你的,你哪里是佟亚呀,你整个一个佟胜美,佟明玉的集合体。

这样的原生家庭,就该切了,一刀两断。它是毒瘤,留着也是越长越大,剥夺你的养分,它喝你的血,吃的肉,直到把你吃干抹净为止。”

佟亚的朋友说的虽然现实,但确是事实,佟亚如今该做的,就是正视这个道理。

“收支平衡”这个像是在会计报表里才会出现的概念,在一些家庭中,也真实存在着。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在一些人的潜意识中,儿女双全除了意味着幸福圆满,更意味着一家庭的“收支平衡”。

女儿是收,是儿子的钱袋子,是全家的摇钱树,这似乎便是,女儿的存在价值。

有些女人顺从的接受了命运,全盘接受了自己不公的命运,她们的人生大都不会太幸运。

有些女人尚能觉醒,能意识到这些所谓的不公,从来都不公平,她们也勇于和命运做抗争,努力的去争取公平和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

但仅仅是觉醒还不够,还要足够心硬。

亲情固然可贵,但那些从未善待你,而是将你拖向深渊,明则亲情,实则绑架的那些羁绊,大可不必有。

能做到这两点,或许原生家庭掣肘的女人才能改变得了自己的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你弟彩礼都没凑全,你还有脸买房?”被女儿拉黑后,母亲慌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