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导语

张爱玲的《金锁记》刻画了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曹七巧,当然她不是生来就是恶人的,曹七巧少女时单纯善良,家里是开麻油店的,遇到相熟的人来买,一斤半只算作一斤四两,由此可见,她的善良与纯真。可是无忧无虑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她的兄长因为贪恋钱财就做主给她结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富家一方的姜家,但她要嫁的人,却是患有“骨痨”的残废,她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但是迫于当时的社会情况,长兄如父,她无法反抗兄长的安排,只能听天由命的嫁了。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金锁记

1.礼教吃人,被迫出嫁

摘自《金锁记》原文:长年(七巧的哥哥)说:我们这就走!凭良心说,我就用你两个钱,也是该的。当初我若贪图财礼,问姜家多要几百两银子,把你卖给他们做姨太太,也就卖了。”七巧道:“奶奶不胜似姨奶奶吗?长线放远鹞,指望大着呢!”

长兄之命,媒妁之言,把她送进了一个无爱的婚姻,在这场婚姻的博弈中,她始终处于受害者的地位。毕竟,从来没有人会去考虑,在这场无爱的权钱交易中,她能否得到快乐。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完美的避开了曹七巧,她成了这个酒色交易的牺牲品。

而这,也为后来的曹七巧的堕落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她的激变是必然也是偶然。在这场婚姻里,她只是一个牺牲品,长兄为了攀附权贵,姜家为了找一个人照顾二少爷,从来没有人考虑她的处境和想法,她的委屈,她的难过,甚至是原始的欲望的放纵,都没有人在乎,而在这漫长又孤独的岁月中,她渐渐地失去了自我。

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一个连子女家庭都忍不住去破坏的恶毒女人,这一切的原因都是源于她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婚姻里,长久的孤独和蠢蠢欲动的欲望使她失去理性,失去自我,在追求爱情,享受权力的同时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摘自《金锁记》原文:她嫂子道:“姑爷还是那软骨症?”七巧道:“就这一件还不够受了,还禁得起添什么?这儿一家子都忌讳痨病这两个字,其实还不就是骨痨!”她嫂子道:“整天躺着,有时候也坐起来一会儿么?”七巧哧哧的笑了起来道:“坐起来,脊梁骨直溜下去,看上去还没有我那三岁的孩子高哪!”

结婚后的曹七巧因出身低微,饱受了其实和欺凌,而自小瘫痪的丈夫更让她觉得难堪与绝望,没有靠山的独立着,使她在姜家活的艰难,活的隐忍,一日一日的在绝望与愤恨中游走。本来,一个花季少女该拥有着父母兄长的疼爱,遇到有一个正当少年的的郎君,然后与他结婚生子,幸福一生。

可是,曹七巧却嫁给了一个不仅身体残废,连心里都残废的姜家少爷,而姜家二少能给她的只有一个少奶奶的虚名,除此之外,他无法给她任何的爱与温暖,哪怕是在她受到下人的非议,兄弟姐妹的嘲讽时,都无法给予一丝的帮助与安慰,姜二少爷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残废。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曹七巧和季泽

摘自《金锁记》原文:七巧笑了一声道:”难不成我跟了个残废的人,就过上了残废的气,沾都沾不得?“她睁着眼直勾勾朝前望着,耳朵上的实心小金坠子像两只铜钉把她钉在门上——玻璃匣子里蝴蝶的标本,鲜艳而凄怆。季泽看着她,心里也动了一动。可是那不行,玩尽管玩,他早抱定了宗旨不惹自己家里人,一时的兴致过去了,躲也躲不掉,踢也踢不开,成天在面前,是个累赘

在这样一个凄惨无爱的婚姻里,曹七巧的内心是绝望和恐惧的,既然自己的丈夫在心理和生理上都不能给她任何一丝的慰藉,那么曹七巧的叛变就显得格外的合理。于是她一日又一日的放纵自己,而命运的安排又总是那么凑巧,她喜欢上了风流成性的小叔子姜季泽,尽管她知道姜季泽不是什么好人,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爱了,她希望姜季泽变好,不再出去厮混,

可是姜季泽这样一个花花公子怎么会如她所愿,季泽虽然风流但并不糊涂,所以他决计是不敢在家里弄出什么事情来的,平时也只敢和曹七巧调笑几句,真正的雷池他是半步都不敢跨越的。可是曹七巧要的是爱情,是人伦之乐,但是这些姜季泽给不了她,也永远不会给她,而这正推着曹七巧一步步的走向疯狂。

故埋藏了太久的欲望,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长久得不到感情的滋润,她开始变得疯狂,当她在爱情里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她就企图在其他的地方得到安慰,好借此来抚平她不幸的婚姻和爱情里的伤痛。

2.爱情受挫,丧失自己

曹七巧经历两次失败的爱情以后,她开始变得理智,她虽然出生低微,但她绝对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她是心有城府的人,不可能任由着别人一直作践她,她要改变她目前的状态,她需要钱财和权势。所以她费尽心机,拼命的往上爬,她知道一个女人如果想在这样一个旧式的大家庭里获得地位,那就是要有孩子,哪怕她无比的嫌弃像死肉一样的丈夫,但她还是忍着恶心去和丈夫发生关系。

终于,她生下了一儿一女,从此再也不用理会残废的丈夫了。可以继承家业的儿子是她获得权势的王牌,她一边精心的照料着儿女,一边消磨着可恶的时光。终于等到丈夫死了,公公亡了,她成功的获得了一笔丰厚家产,她带着儿女搬离了姜家,准备守着那笔财产生活,她终于熬出了头,可以重新开始过日子了。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扭曲的曹七巧

可是长期以来的种种压抑、煎熬与旧式大家庭气息的熏染,已使她人性变得扭曲,她被黄金枷锁紧紧套住,她为了护住自己拼命得来的钱,变得无情自私,她知道姜季泽的示好,长兄的问候,都是为了她的财产,所以她如同一个惊弓之鸟,随时都担心别人窃取她的财产,她活在了自己的黄金枷锁里,无法动弹。

3.沉醉金钱,走向灭亡

摘自《金锁记》原文:七巧忙解释道:“这孩子就苦在先天不足,下地就得给她喷烟。后来也是为了病,抽上了这东西。小姐家,够多不方便哪!也不是没戒过,身子又娇,又是由着性儿惯了的,说丢,哪儿就丢得掉呀?戒戒抽抽,这也有十年了。”世舫不由得变了色。

拥有丰厚家产的曹七巧原本想守着儿女过完后半生,可是她太看重钱了,她认为所有的人靠近都是为了她的钱,所以当她看见女儿的对象世舫时,她吓走了对方,她害怕别人图她的家产,她日日夜夜的防着别人,最后她为了女儿能留在自己身边,不惜让自己的女儿吸食鸦片。

多么讽刺的是:她有的是钱。她以为自己是为了女儿好,殊不知是她亲手毁了女儿的幸福。她的扭曲让自己的女儿也变成了和她一样自私自利自甘堕落的人。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长白结婚

摘自《金锁记》原文:七巧斜着眼看定了他(长白),笑道:“你若还是我从前的白哥儿,你今儿替我烧一夜的烟!”长白笑道:“那可难不倒我!”七巧道:“盹着了,看我捶你!”

芝寿猛然坐起身来,哗啦揭开了帐子,这是个疯狂的世界。丈夫不像个丈夫,婆婆也不像个婆婆。不是他们疯了,就是她疯了。

同样她的儿子也逃不开她的荼毒。面对儿子的婚事,她也是种种挑剔,但是不管怎样,儿子最终都是要结婚的,这让曹七巧难以接受,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丈夫的爱,又怎能再忍受自己的儿子被夺走呢?她把对丈夫的情感都寄托在了儿女身上,她不能容忍儿子和儿媳妇亲近,所以她每日将儿子叫来自己的房间陪伴她,甚至去挑拨儿子和儿媳妇的关系,一步一步的破坏儿子的婚姻,她在无爱的婚姻里变得扭曲,她还要把这种扭曲加在儿女的身上,因为自己遭遇了诸多不幸,她也见不得别人幸福,哪怕这个别人是自己的儿女。

她半生所受的压迫和委屈终于得到了释放,她在自己的儿女身上拼命的获得成就感,为此,她不惜毁掉一双儿女来满足自己的快感。畸形扭曲的心理折磨,让她最终走向了疯狂。无爱的婚姻终于让她变成了世人眼中的疯子和毒妇。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金钱牢笼里的曹七巧

总结

回顾曹七巧的一生,她的悲惨结局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和欲望。可是究根结底,还是因为当时封建社会的礼教所导致的,无爱的婚姻更是将一个原本活泼善良的少女变成了毒害子女的疯子。曹七巧深受传统礼教的迫害与无爱婚姻的折磨,她只能在疯狂和死亡之间抉择,对于她而言,其实是没有很多的选择的。

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婚姻的选择间接性决定了一个女人的下半生,虽然身在平等自由社会的我们,不会被封建礼教所压迫,但是婚姻对于我们一样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幸福的婚姻不仅能给我们自己带来幸福的生活,也会给我们的孩子带来好的家庭教育,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刻了。打个比方,温暖有爱的家庭会让孩子自信大方,斤斤计较的家庭会让小孩自卑、较真。前者懂得变通与受人欢迎,后者只会越来越极端、让人畏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张爱玲《金锁记》:浅析传统封建礼教对一个女人的伤害与摧残

相关推荐